是否退出本次登录?

取消
确定

布萊頓足球俱乐部-西甲外围平台

西甲外围平台 2016-08-08

  布莱顿及霍夫足球俱乐部(英语:Brighton & Hove Albion F.C.,/ˈbraɪtən ən ˈhoʊv/)是位于英格兰东南部沿海单一管理区布赖顿-霍夫的职业足球俱乐部,故绰号称为“海鸥”。

  布莱顿主场为美国运通社区球场(AMEX Stadium)。

  布莱顿成立于1901年,是南部联赛的创始成员,1920年加入足球联盟,历史上布莱顿首次成为顶级联赛成员是在1979年至1983年期间,在当时的顶级联赛英甲比赛,但在1983年保级失败降至次级联赛英乙。但同年却历史上首次晋级足协杯决赛,以2-2战平曼联,在重赛才以0-4被曼联击败。

  布莱顿在1983年降级后,持续三十多年在低组别联赛浮沉。布莱顿于2011年由英甲回升英冠后,之后四季中有三季都取得英冠升级附加赛资格,但三次都在升级附加赛半决赛中被对手淘汰,丧失升上英超的机会。2016/17年度赛季,布莱顿一直处于英冠前列位置,最后在2017年4月17日在主场击败维甘竞技,锁定取得英冠首两名,最后取得英冠联赛亚军,来届首次升上英超比赛。2017/18年度赛季,布莱顿取得英超第十五位,成功保留英超席位。2018/19年度赛季,布莱顿取得英超第十七位,仅仅保住英超席位,但同届球队却打进足协杯四强。

  金石球场(Goldstone Ground)位于荷甫(英语:Hove)(Hove),在1901年启用时是用作当地业余的霍夫足球俱樂部(Hove Football Club)的比赛球场,但因门票不足抵销租金,荷甫邀请当时参加南部乙级联赛的布莱顿共用球场,在布莱顿成立的第二年(1902年)开始使用金石球场作为主场,直到1997年因财困而被迫出售,拆卸后重建为购物中心。

  1995年7月当地报纸揭露金石球场将被董事局出售而没有预定计划寻找合适的替补球场。1996年初谣言替补的球场是将与朴茨茅斯共用法顿公园球场,因而触发布莱顿球迷大规模的反对。1996年3月金石球场正式以740万镑卖出,在4月27日对约克城(York City)原定为金石球场最后一场比赛,只进行了16分钟便因球迷冲入比赛草坪抗议而被腰斩。新业主提出以48万镑续租一年,在金石球场最后的一季(1996/97年),布莱顿因上季比赛腰斩而遭足协判罚先扣2分,但抗议及入侵比赛草坪仍然持续,对曼斯菲尔德城的比赛受球迷的抵制而只有1,993名观众,成为金石球场历史上最低的入场人数。到季尾位列丙组《第四级》榜末的布莱顿在金石球场最后一场以1-0击败唐卡斯特,与靴尔福特在联赛最后一场作留级生死战,布莱顿作客打和1-1,两队同分而仅以较高进球数目压倒对方而获保留丙组《第四级》的席位。

  此后两季(1997-99年)布莱顿与吉林汉姆共用普里斯特菲尔德球场(Priestfield Stadium)作为主场,但吉林汉姆所处的肯特郡远离布莱顿及荷甫(超过100公里/70英里,比原先谣言的法顿公园球场更远),门票收入锐减,平均只有2,328名球迷长途跋涉前往捧场。

  韦思丹运动场(Withdean Stadium)是位于布莱顿郊区的韦思丹的田径体育场,全座席可容7,000名观众。韦思丹运动场原为田径比赛而设,草坪形状不合,只有一个永久看台,其余两边看台为临时支架,因迁就跑道而远离草坪,更有一边完全开放,而更衣及接待设施为流动拖卡杂乱地置于体育场周围,只有少量的泊车位。

  初期韦思丹的居民曾反对布莱顿迁入,在球队作出大幅让步后才于1999年获准搬迁。布莱顿与当地居民协议比赛期间禁止使用扬声器播放音乐(布莱顿的会歌“Sussex by the Sea”除外),球迷的车辆禁止在区内停泊及成立纠察队在比赛后清理场地。韦思丹运动场在2005年中展开扩建,增加1,900座位使总容量达到9,000名观众。

  经过多年的争取(详情见下“众志成城”),布莱顿在2005年10月28日获副首相约翰·普雷斯科特准许在布莱顿外围的法尔马(Falmer)兴建新球场,预计将可于2007/08赛季落成启用,结束十年无家可归的生涯。2008年10月2日布莱顿宣布落成日期延后到2011年8月。

  2010年6月23日宣布与美国运通签订多年冠名协议,新球场称为“美国运通社区球场”(American Express Community Stadium,简称AMEX Stadium)[5]。

  在2003年史提夫·郭普继米奇·阿当斯(英语:Micky Adams)及彼得·泰勒后第三位因球队缺乏前景而呈辞的主教练,韦思丹体育场的细少容量只能提供作为布莱顿的临时主场,基于保护自然环境、房屋、道路及铁路等条件限制,韦思丹体育场在增加到9,000座后再不可能扩建,1977/78赛季布莱顿高峰期平均入座高达25,000观众,韦思丹体育场阻碍了布莱顿将来的发展。

  早于1998年布莱顿的董事马田·贝里已向布莱顿及荷甫市议会提交详细报告,建议五个地点兴建一个可容22,000座的永久主场球场,市议会支持布莱顿倾向的法尔马,1999年2月提出在市议会选举时一并作出公投决定,投票包括两项问题:1).布莱顿是否需要一个新的主场球场;2).主场应否在法尔马兴建。球迷对布莱顿的计划大表支持,寄出128,000份宣传单张及举行无数称为“是-是”(YES-YES)的活动作为支援。1999年5月投票结果,56,701票赞成(11,194票反对)市议会对布莱顿永久场地的政策,44,985票赞成(21,548票反对)法尔马为兴建地点。翌年市议会将一个位于法尔马的社区体育场包括在新的发展蓝图内。2001年当布莱顿及荷甫合并后,市议会确认一个现代化的社区体育场是必要的。布莱顿在2001年10月向市议会提交兴建球场申请计划,但与法尔马的地主布莱顿大学(University of Brighton)仍有重大分歧。球迷再次出手帮忙,提供61,000个来自全国的签名支持及接近10,000封支持信,经过多月的游说和解释,在2002年6月终于取得市议会的批准。但此时计划被政府叫停并要求进行公开调查。

  球场选址位于布莱顿东北的法尔马,与布莱顿大学校园及农田相邻。但大部分地区(包括两座大学校园及农田)已被纳入1966年南丘地区杰出自然美景(South Downs Area of Outstanding Natural Beauty),大型发展需符合限制条款才获批准进行,兴建计划遭到当地农村居民及环保团体的反对。球场本身可容22,374名观众,圆形曲线设计以配合附近的环境。法尔马球场除提供布莱顿作为主场比赛场地,同时亦带来大量就业机会,供应高科技商业的办公室、与大学共同研究运动科学及医疗、提供会议及宴会的场地等。球场及周边设置耗资约5,072万英镑,主要来自政府基金捐款如足球基金(英语:Football Foundation)(Football Foundation)等、商业赞助(包括球场的命名权及行政包厢等)、私人投资、饮食服务权及贷款,建筑工程将在资金获充分保证才开展。

  漫长而繁复的公开调查在2003年2月至10月间进行,支持及反对双方各提证据,2003年10月布莱顿大学与球队及市议会达成协议,使兴建计划获得布莱顿及荷甫市议会、布莱顿及萨西克斯郡大学、英格兰足球总会、英格兰足球联赛联盟、足球基金、英格兰运动基金等机构及数以万计的球迷支持。在公开调查结束后,布莱顿的球迷在12月初再提交超过6,200封支持信到唐宁街首相府,恳求作出最后裁决的副首相兼内阁首席大臣约翰·普雷斯科特批准兴建计划。2004年7月普雷斯科特宣布重开公开调查以决定法尔马是否最理想的地点。2005年2月公开调查重新展开,预计10月31日前可作出裁决。

  由于支付公开调查的法律费用、皮亚斯菲体育场使用费、改善韦思丹运动场的设施及低门票收入而导致布莱顿在2004财政年度累积赤字达到940万英镑,董事局承担其中710万英镑,仍欠230万镑。球队主席迪克·礼特(英语:Dick Knight (businessman))(Dick Knight)在2004年9月13日写公开信要求球迷捐款支持俱乐部,发动球迷成立名为“Alive and Kicking Fund”的拯救基金,除直接捐款外,球迷各出奇谋,包括智力竞赛、笑话晚会及拍卖等,布莱顿的球员亦出力协助,犠牲色相出版裸体圣诞卡,每包五张售价5英镑,为基金筹得超过1万英镑。而由球迷灌录的音乐光盤“Tom Hark (We Want Falmer)”虽然只在网上发售,但仍可打进英国细碟流行榜的第17位,更可以在英国广播电台的第一台作全国播放。

  2017年4月16日,布莱顿主场以2:1击败维甘竞技,加上哈德斯菲尔德尔德1:1战平德比郡,布莱顿得以提早3轮夺得升级英超资格。是俱乐部116年历史上的第2次。(上一次是1983年)

  更新日期:2020年2月9日 (UTC) 15:16粗体字为新加盟球员

  (*)预备队及青年队成员。 ^ 注解1: 据报为1,600万镑。

西甲外围平台相关

西甲外围平台- 网站地图京ICP备88888888号